過囄RED



過囄RED

比利时超级素食主义者,
欧洲地下电子乐场景中的活跃分子;
EBM和极简音乐实验
朋克狂人

C-drík

Tme | 时间:2010-4-8 9:30pm
Venue | 地点:元丽和画廊Ninliho Gallery
Music:.. C-drík  [Belgium]
Visual:.. Liangguojian+Designchn

Menber free ticket 会员免票 (非会员需办理会员卡详情请咨询0757-83672680)

Info | 查询:0757-83672680  86329091

Organizer | 主办:元丽和画廊
Co-organizer | 协办:亚洲传声   臻辉文化

Links | 链接:
www.syrphe.com  
www.syrphe.com/projects/c_drik/c_drik.html  
www.noiseasia.com  
www.ninliho.com


C-drík  [Belgium]

C-drík Fermont,别名C-drík, cdrk, Kirdec,等等。素食主义者,出生于比利时,现居住在荷兰。他曾于比利时皇家音乐学院师从欧洲“幻听(acousmatic)”学派领袖Annette Vande Gorne女士。作为欧洲地下电子乐场景中的活跃分子,他是Ammo、Axiome、Ambre、Moonsanto、Dead Hollywood Stars等乐队的成员,参与和制作过四十多张不同风格的电子乐专辑。从西欧特产的工业音乐,到强力的EBM和极简的实验氛围,他穿梭在不同领域之间,但又保持了精确、严密和高度精神性的个人风格。 而在与影像艺术结合方面,C-drík也为剧院、展览、声响装置艺术、时装秀和电影短片等谱写配乐。

他于1989年创立他的第一个音乐项目,然后游走于许多不同的项目及类型(电声、噪音、碎核、数码朋克、电声、工业、氛围音乐、自由爵士等等)之间。

1996年他为Sergei Eisenstein的默片The Strike in Riga, Latvia (《拉脱维亚里加大罢工》)创作了配乐。同年他于在法国蒙特利尔举行的"Côté court"实验短片电影节上赢得了最佳原声音乐的奖项。该获奖影片由Gisèle Pape摄制并由Ad Noiseam剪辑制作成DVD。

2004年到2007年之间,他到了许多亚洲、中东及非洲国家表演,与当地的艺术家们会面,收集当地的实验音乐以制作一个非西方的合辑,还开始写作一本关于非西方艺术家及艺术景象的书。

C-drik曾与众多音乐家合作,其中包括北京的718(孙雷)、上海的B6、深圳的 Zen Lu、香港的Dickson Dee、北京的武权和颜峻以及台湾的Pei。

C-drík (born Cedrik Fermont) is a multifaced vegan artist, academically trained musician, dj, singer, composer and drummer. He is a former student of electroacoustic composer Annette Vande Gorne (Royal Conservatory of Mons, Belgium).

Of Greek, Zairian and Belgian descent, born in Congo (former Zaire) C-drík lived in Belgium and later in the Netherlands, at the moment back to Belgium when he not traveling for his never ending world tour.

He started his first project in 1989 and juggles in between many projects and genres (electro, noise, breakcore, digital punk, electroacoustic, industrial, ambient, free jazz, etc.). His various other incarnations include Ammo (with John Sellekaers / Xingu Hill), Axiome (with Olivier Moreau), Moonsanto (with Sellekaers & Silksaw), Ambre (with Moreau & Sellekaers), Dead Hollywood Stars (with Sellekaers & Hervé Thomas / Hint), Tetra Plok (with Rob Dublo & Zoopsie), Elekore (with Marcos Destructos & Shaun Mindfuckingboy), Črno klank, Kirdec to speak only about a few. He collaborated with artists like Mick Harris (Scorn, Lull, Painkiller), Mark Spybey (Download, Dead Voices On Air, Zoviet France) and many other artists, mostly in Asia.

More info 延伸阅读:
www.syrphe.com  
www.syrphe.com/projects/c_drik/c_drik.html


我认识一个朋克 文\颜峻
注:此文写于2005年7月,C-Drik 10月巡演至长沙,盛况空前绝后。

想念C-Drik老朋友,10月我们又见面啦:)
他问我:“你知道为什么朋克讨厌嬉皮士吗?”喔?倒从来没想过这个,我觉得他们都挺好的,难道不是都在体制外吗?答案是:“嬉皮整天抽叶子,谈论外星人,他们从来不行动,什么都不做。”喔,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我想起来Alec Empire、Primal Scream、Alex Paterson他们好象都不喜欢嬉皮,以前还以为是电子乐人的一个共性。

他是个朋克。他是我朋友中惟一的朋克,而且不做朋克乐。但朋克显然不限于舞台,这跟摇滚乐大不一样,如果说一个不做摇滚乐的人很摇滚,那只是修辞,朋克却是一个大于朋克乐手的概念……每天认真地整理玫瑰红的鸡冠头,时刻戴着唇钉、穿刺,脖子上有五角星文身,黑T-shirt上是朋克风格的图案、短裙、长靴……但这是他的样子而已。中国有很多人都这么打扮,甚至还会在舞台上喊“OI!”,可他们也不是朋克。

他有11个乐队或个人的计划,自己或合作出过40多张专辑。他是我见过的最勤奋的人,天亮还在工作,中午就起床了;在无名高地演出的时候,他前面是别人,于是在等待的时候抓住灵感又拿笔记本做起了素材。他说,一路走,一路录声音,一路创作,一路演出,我从来不重复自己。今年的两次见面,都是因为他自己联系朋友、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筹划许久,自费在亚洲巡演。他到了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菲律宾、老挝、缅甸、越南、柬埔寨、中国、韩国、泰国……和朋克一起演出,和黑金属一起演出,更多的是和电子/实验艺人一起,表演噪音、breakcore,有时候也做 electro的DJ set。在带着越南人民铁拳粉碎美帝侵略者的宣传画到达加利福尼亚之前,他还要去墨西哥。

他说,在桂林碰到了几个straight edge,演出刚结束,发现他们已经在大喝啤酒了。哈哈,我们大笑。并没有瞧不起的意思,这很可爱。但他对自己挺严肃,不喝酒,不抽烟,不用药物,不吃任何从动物身上得来的食物,连买二胡都挑了把人造革的,连靴子都是专门的vegan靴子。我见过无数与人为善的素食主义者,他们吃鱼、喝鸡汤、吃豆腐做的 “红烧肉”,据说都是怕别人不方便招待;现在真正的vegan住到了家里,一点也不怕麻烦别人,估计饿死也不吃肉,我没觉得麻烦,而是被他的认真感染。他讨厌塑料袋,使用充电电池,一口一个你好谢谢。他憎恨资本主义和传教士,并且说到做到,出版copyleft的唱片,在街上撕“耶酥爱你”的贴纸。钱很重要,他靠做母带处理生活,但他不肯花时间去做流行乐的母带处理挣哪怕是一笔大钱。

不好意思,乐评写成了表扬信,瞧我感动的。

是朋克,但乐器是笔记本,是软件。你用维基百科搜“breakcore”,可以查到他的两个化名和一个乐队。他的乐队里面,Axiome、Ammo、 Ambre都非常有名,但也不只是breakcore,也可以说是欧洲EBM的一员大将,像Ant-zen这样的独立名厂,他也发过唱片。他玩节奏,是准确、精密基础上的黑暗和凶狠,是数字时代的铁匠。在这个场景最暗,最地下,最粗糙的美学角落四处搜索,可以找到一扇暗门,通往黑暗氛围的老路,又从这老路延伸出数字时代的噪音氛围,同样黑暗,但却消化了古典和声,变得更抽象更细节更声音。他的噪音又继承着所学的传承——欧洲学院派幻听音乐(acousmatic),彻底展开了听觉的各个方向,在空间上、在声音的形状层次味道色泽质感重量上细致入微。他用噪音re-mix的重金属,让我想起 Merzbow玩黑色安息日的一首,每一个轰然砸落的声音颗粒都赫然在耳。

如果说,以前碾核金属是朋克的一种,breakcore是朋克的一种,吉他噪音是朋克的一种,恶搞派是朋克的一种,那么现在噪音里面也有朋克的一种,这都是因为精神,而不是别的。我喜欢看到音乐的界限被无情跨越,而朋克精神溶化在欧洲和中国的空气里,大家都笑呵呵地背着几十斤设备,上路。他就是榜样。摇滚乐正在被收购,是时候和一些老战友划清界限了,他们现在要的就是钱和名气,是老子混了这么多年也该享受胜利果实了,而不再是音乐,放弃了他们,我才腾得出手拥抱他。

这次巡演之前,他住在squat(无政府主义者、艺术家、浪人抢占的无主建筑)里面,然后又要搬家,没有钱,也许再凑合一段时间,攒了钱再巡演。要么就下定决心搬到中国来——为了DVD和吃的,也为了在这里安排演出比欧洲容易(只要你努力)。这正是我所盼望的,兄弟。

C-Drik,33岁,比利时籍,行动中,我为他而骄傲。

HOME | LOGIN | info@ninliho.com | 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8 Ninliho Culture Ar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