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电影: 一杯淡雅的茉莉花茶


他们与艺术片的对话

上周五晚,记者遇到了一群不同寻常的电影发烧友。与那些坐在五星级影院里享受大片刺激的观众不同,他们只是坐在一个偏僻的、约40平方米的昏暗屋子里,欣赏着一部上世纪70年代的意大利影片《偷自行车的人》。对于一般人来说,看这样的影片绝对称得上是一个“残酷”的考验,然而这群人却看得屏声凝气,不知不觉成为影片打动的对象。

当记者问一位观影者小乔,你看得懂这部影片吗?小乔笑了:“为什么非得要看得懂呢?看艺术电影,你不一定要钻牛角尖似地看个明白,大家想要的都不一样,只要你对其中的一部分内容理解并喜欢就行。”

小乔还记得,当年《花样年华》在佛山金马剧院上映时,她专程跑到影院看了3次,那坐在黑乎乎的放映厅里欣赏艺术片的感觉,让她有种疯狂找寻梦想的冲动, “画面华美飘忽伤感,整个感觉像在品味一杯很淡雅的茉莉花茶,飘散着清淡隽永的香味。”她说自己喜欢这种淡淡的、舒服的感觉。

小乔很早就喜欢上了艺术电影,平日里经常找这类型电影看,但总招来旁人异样的目光。有人甚至认为他们完全是附庸风雅罢了。对此,影迷Nicole很不服气地说: “艺术和品味已被人们放大到哈哈镜的状态了。它作为一种表达方式,只要你真正接受了,就是一种精神升华,好比听交响音乐会,有人听得懂,有人听不懂,无关什么品味、媚雅。”

他们游离于市场之外

金马剧院副总经理彭健仲清晰记得,2000年《花样年华》上映时,在佛山出现了一个有趣的悖论现象。不少佛山观众凭着大导演王家卫的名气和梁朝伟、张曼玉的明星效应,走进影院,尽管大多数人看完后精神恍惚,但该片上座率达八成,票房很不错。然而,到了《2046》再上时,很多佛山观众则以看不明白为由,不愿再进影院,结果该片票房惨淡。彭健仲说:“再加上这个时候,视听冲击的商业大片迅速崛起,一下刷新了佛山人的审美感觉,搞笑的、热闹的主流大片成为电影的新时尚,因此《2046》之后,艺术片就变成了佛山影院的‘票房毒药’,叫好不叫座。”

在此情况下,佛山影院放映的艺术片逐年递减。荣获2005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评审团大奖银熊奖的《孔雀》、第63届威尼斯电影节金



狮奖的《三峡好人》等影片,均与佛山擦肩而过。就连成龙公司投资的文艺片《长恨歌》,尽管邀请郑秀文、梁家辉、胡军、黄觉等众多明星,由成龙亲自担任监制,也在佛山票房失利。而前不久,记者从佛山保利影城了解到,张元的《达达》在该影院上映时,排期一个多星期,最终仅放映了一场,观者寥寥无几。如此现状,使该影院试图举办的“艺术片观影活动”迟迟未曾实施。

据不完全统计,佛山现有40多个电影公映厅,却唯独没有一个星级“艺术电影厅”。对此,大明星电影城总经理蔡祝平无奈地说:“大家都说喜欢看文艺片,但你真的放映了就没人看了,《达达》就是个例子。”他说,目前都是市场在说话,市场需要什么,片商就投资拍什么片子。而现在每个月有七八部商业片等着上映,排期很紧张,观众们看都看不完。在目前电影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尽管影院们都承认开设“艺术电影厅”不失为提高电影文化层次的一个好方法,但票房和上座率才是他们的“生存之本”。

他们孤单却怡然自乐

当佛山主流电影院线无法满足少部分人对艺术电影的观影需求时,去年,佛山实验水墨画家梁国健“破冰而出”,将自己的画室改为小型艺术电影厅。开业一年多来,虽一直处于不收费的状态,但终因宣传少,每场仅有五六人的悉数身影。

相比北京、广州、深圳等大城市的艺术电影厅,佛山这里未免门前冷落了。广州“先锋光芒”活动经过4年的努力,现参与人数增至几百人,并有岗顶天河电影城和青宫电影城作为固定活动场地, 而深圳的艺术电影厅则以“电影社”的形式存在,它们多集中在咖啡厅、书吧等地。深圳“独立电影社”负责人向阳花说,深圳的“电影社”是影迷们2002年自发组织起来的,虽然它不像纯商业运作的星级影院,没有任何盈利可言,但到现在仍保持一百人左右的铁杆影迷。

那么,梁国健“免费放映”艺术片,不觉亏本吗?他还会继续坚持下去吗?梁国健呵呵一笑,谁愿意做亏本生意啊?他说,今年香港电影节上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成了本届金像奖最大赢家,而幕后投资老板居然是大家公认的商业娱乐电影大玩家王晶,但有多少个王晶愿意投资这些没票房的电影呢?

梁国健坦言,播放艺术电影只是他对个人艺术理解的一种探索,纯属个人爱好,与功利、名气、炒作无关。他说:“搞这种活动怎会有压力呢?自己就是第一观众,自然而言的,就像口渴了要喝水,把今天有水想象自己在沙漠的时候,那是一种幸福。”

在他看来,在科技、网络、资讯多元的社会,能看到这么多有启发的影戏,是眼福;能听到这么多国家这么多艺术家送来的声音,是耳福。

如今,梁国健依然执着于不断丰富他的艺术电影厅内容,他将之比喻为“精神的良仓”。每次放映的影片他都精挑细选。片源有朋友介绍的,有一些导演的小成本影片,也有他专门到深圳淘回来的……自己先试看,满意了,才给大伙看。他也不定期地举办沙龙、导演见面会、影片讲座等活动,在他看来,观众少不要紧,只要他们觉得好、觉得满意,这就够了。

当然,在佛山目前的艺术片氛围里,梁国健说他的同盟者都还散兵游勇着,他也不敢奢望“天下云集响应”,毕竟看艺术电影作为小众的范畴,属于个体心灵和情绪的艺术创作,只要跟着感觉走,跟着生活走,“如人饮冰,冷暖自知”。不过,“积少成多”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十·一”黄金周刚刚过去,你是否已被影院里样板戏一样的商业大片弄得晕头转向呢?昨日,一场“佛山该有怎样的电影院”的热议在网上迅即升温,吃腻了“满汉全席”的部分网友似乎更倾向于口味清淡的艺术电影,并奇思妙想地期望佛山也拥有一个艺术电影厅。

在商业大片的“轮番轰炸”下,网友们的想法可行吗?佛山人需不需要这样的电影厅?它在佛山会出现吗?

记者手记

精神的富有与贫瘠

在梁国健的艺术电影厅里,你会发现,这群艺术电影发烧友们所观摩的新锐导演的创新作品,一般人看了恐怕会睡着;他们所津津乐道的电影大师,普通人恐怕一辈子也没听说过。他们是文艺青年吗?他们与普通人有何不同?他们为何会如此执着于这类型的电影?其实,当你走进他们中间时,一切问题都显得过于多虑了。他们仅仅是一群年龄、身份、背景各异的电影发烧友,因各自不同的精神诉求走到了一起,简单而纯粹。他们所追求的,只是在艺术电影里狂热地汲取着艺术大师的营养,充分享受精神的富有而知足。从某种意义上说,艺术电影的存在,已成为他们一种追求自由、审美、更全面看待艺术的方式。

这让看惯了商业大片的我们不免感到精神贫瘠。无可否认,视觉冲击力强、卖座的商业大片也很震撼,但它仅停留在娱乐和消遣的层次。其实,电影作为一门艺术形式,也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是高雅的,体现现代时尚、文化品位和深度内涵的。只是沉沦于浮躁、忙碌生活的我们,过于追求现时的感官刺激,不愿意沉浸于独立思考的艺术电影罢了。

生活总有它不如意的地方,太矫情的生活让人脆弱,太空洞的生活让人郁闷,当梁国健的“艺术电影厅”千呼万唤始出来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他的孤独和富有将召唤着更多的佛山人与之一起上路……

HOME | LOGIN | info@ninliho.com | 手机访问
Copyright © 2018 Ninliho Culture Art. All Rights Reserved.